第1517章 接连不断

人气

“你们在搞什么?它怎么会受伤?”

过了一会,维罗妮娅抓完人回来看到冯渊怀里抱着的蛋壳鸡形态的小叽奇怪的问道,虽说外表看不出来,但感应中,小叽明显受了不小的伤害,可是,这就很奇怪了,毕竟别的不说,冯渊的实力在这摆着,他怎么会让小叽受伤?

“一时没反应过来,毕竟我也没想到它会挡到我面前。”

挠了挠小叽圆滚滚的肚子,冯渊无奈的说道,说实话他自己都没想到会出现这情况,至于说没有小叽挡那一下他是否会受伤?这还真不太可能,不说别的,漆黑古书自动护主都能将那攻击拦下。

虽说那只长老猫头鹰有传说级实力,可以说是站在普通御兽师的终点,但在那之上实际上还有圣兽级这一特殊的等级,更别说冯渊那漆黑的古书本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就算那玩意挡不住,他本身实力更强,更是不可能受伤。

只是,这事他也不会跟小叽说,不然恐怕它又会不开心了。

抓捕到的人也证实了冯渊之前的猜测没有错误,那带着长老猫头鹰的男子就是这次卯木市这一大群非法捕捉灵兽组织的头目之一,揉了揉眉心,冯渊也没想到他运气那么好,跟着廖玉他们行动居然也撞上其中一个头目所在的场子。

至于其他几名头目?也许突然袭击之下他们能够逃脱,但一个重要的问题是,他们能逃得了一时,但能跳得掉阿古纳斯的追杀?那种从时间长河里追人的手段,可是很多非法组织忌惮洛恩雷塔的根源。

干坏事被抓到不可怕,可怕的是只要有一丝痕迹就会被彻底抓到,加上洛恩雷塔那恐怖的实力,这才让他们不敢轻易去招惹洛恩雷塔。

“也不知道其他几队怎么样了。”

让维罗妮娅给小叽放了一个治疗绝招,冯渊忍不住向着廖玉问道,对方一开始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但霍峰和叶涵蕾已经反应过来,霍峰脸色难看的说

“这事,恐怕来不及通知其他人。”

毕竟他们是一起行动,这边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其他几队若是撞上和那男人一样实力的头目,恐怕早就打起来了。

“为什么这等实力还要做这事?”

叶涵蕾不解的打量着那昏倒的男子,对方此时依旧没有醒来,只是,看那有些狰狞的表情,似乎在做噩梦?对此众人都默契的没有询问冯渊究竟做了什么,毕竟那家伙只要不干扰后面的审讯,别的他们也管不了了。

更何况如果不是冯渊出手,他们都不敢说能将这人留下,没办法,大家都没想到这地方会突然冒出一个传说级实力的御兽师。

而且,想到其他几个大头目应该也和他一个实力级别,他们就不免奇怪,毕竟传说级的御兽师,也许进长老团有点困难,但并不是不可能,而且就算不进长老团他们也可以在其他部门找个好差事,为什么非要走到这一步?

“这个我也想不明白,毕竟干这事能赚到的利益对他们这个阶段的人来说,毫无意义。”

摇摇头冯渊无奈的说道,如果是为了资源,干这事可没办法给他们带来他们所需的资源,毕竟从传奇级开始所需要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以物易物的方式进行,就算非法捕捉灵兽,难道对方还能给出珍稀灵药灵材作为交易物不成?

想不明白冯渊也就没多想,反正这事他们自然会查清,真的好奇,改天再去找廖玉问问呗。

随着现场审讯结束,那些确定没问题的人都被放走,而这处交易市场短时间内恐怕也没办法再次开放,不过还好因为能量环流的危机,实际上现在的灵材交易市场客流已经严重下降,就算关闭一段时间,也没有太大影响。

而这场行动最终没能瞒过大众,或者说,大家都不是傻子,突然在城里数个地方爆发激烈的大战,甚至传说级御兽师都出现,如果官方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才会出现大乱子。

回到特勤队,冯渊注意到窦烟岚和窦正荣都没有跟随一队回来忍不住向廖玉问道

“一队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毕竟他看出一队除了那两个熟人外,回来的人也少了很多,而且有不少人都负伤,当然,负伤这事反倒不奇怪,除了廖玉他们所在的三队因为冯渊的缘故没有发生太过激烈的交战外,其他分队都不可避免的遇上抵抗。

而打听到的消息则是一队运气不好撞上大头目,传说级的御兽可不是卯木市特勤队能轻松对抗,也就是对方忌惮特勤队背后的大夏,不然恐怕就不止是这点人负伤那么简单。

“没想到这些家伙真就在做这种无法理解的事。”

紧握拳头,廖玉低声说道,如果一开始知道这边有传说级御兽师存在,他们说什么也不会那么快行动而是请求支援,毕竟传说级御兽师虽然可怕,但大夏并不是没有针对手段,也就幸亏这次是非法捕捉灵**易,本身罪行是按照实际情况判,

不然恐怕后果会更严重,毕竟当大家汇总信息后,惊讶的发现,大部分被非法捕捉的灵兽并没有受到极其恶劣的对待,除了吃的不好外,就只有被强行带离栖息地的不安,从这看,最终判罚的时候并不会很重。

这也是那些大头目并不敢下狠手的一个原因,毕竟本来处罚也许不重,但暴力反抗抓捕还出人命的话,那后果可就严重了,至于说躲到其他国家?

真当那些神兽能容忍这事不成?如果只是人类自己的内部矛盾,它们还可以不加理会甚至跑敌对国还能获得庇护,可这种对野生灵兽动手的,就算是星禅也不可能庇护他们,甚至一旦发现直接抓起来让联盟的人带走都有可能。

至于说他们是在大夏犯的事?他们可以不管,因为处理这些的是联盟,但只要是涉及野生灵兽犯罪的,就没有哪个国家敢包庇,最多是顺手帮忙抓起来送给联盟就不管。

毕竟大家背后都是靠着神兽的帮忙才站稳脚跟,这种会引起所有神兽厌恶的事,他们自然不可能不去理会。

“算是巧合吗?没想到窦烟岚居然会被袭击。”

摸了摸下巴,冯渊狐疑的说道,毕竟这事实在是太巧了,跟着行动,居然就被大头目顺手攻击,还被她父亲替其挡灾,如果是其他人他还不好说,但窦烟岚...冯渊可不相信对方会主动靠近危险的地方。

故意算计?冯渊不信,那个男人应该没那么恶劣,而且,他也没那个本事瞒过窦烟岚搞这出戏,难道真的只是巧合?冯渊想不明白,只是因为贝露西尔早已离开的缘故,他也没法确认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掏出手机通知了一声戚辰,冯渊摇摇头说

“还真是,麻烦不断。”

“没想到居然会遇到这事,早知道就不应该让他们把她带上。”

叶涵蕾看着一队的人忍不住说道,冯渊被袭击就算了,毕竟那是他自己主动来帮忙的,但窦烟岚,怎么想她都不太可能这么做,虽说这次是所有人一同行动,但特勤队依旧有人留守,当时若是让窦烟岚留在特勤队,说不定就不会发生这事。

“这还真不好说,毕竟,她虽然冷静,但年龄在那摆着呢。”

笑了笑,冯渊若有所指的说道,虽说窦烟岚不可能让自己陷入险地,但这种大事,要说她完全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事,就算不想走指挥官路线,但以前的习惯还是会影响她,更何况这种事,就算是换戚辰来,说不定也会想着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