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他不够资格

人气

看到这个从刚才开始就站在这里一言不发的年轻人,陈凝如倒是有些好奇,这个人是怎么成为证据的?难道这个人是青木庄园的人。

在听到苏墨涵的话之后,站在对面注视着苏墨涵的陆步烈也是一脸的紧张因为他也是觉得,如果真的有证据的话,最好的解释就是这个人是青木庄园的人,他毕竟没有见到过青木庄园的人。

“他是青木庄园的人?”陈凝如看着古烨,然后扭头问道。

苏墨涵一愣,然后点了点头,道:“当然。”

“太好了,这样的话,就能证实了,你父亲回到苏家有望了。”陈凝如脸上露出一丝惊喜,怪不得苏墨涵不慌,他居然带了一个青木庄园的人来,这下看陆步烈怎么说。

陆步烈此时脸上也是一片黑色,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是青木庄园的人,难道说是青木庄园来协助交易的吗?

陈凝如虽然觉得这事有点奇怪,但是她还是转身,笑着说道:“陆步烈,你听到了吗?”

“他才不是什么青木庄园的人,他不过是一个半路救了苏墨涵的一个人罢了。”

就在这时,一道朗爽的声音从陆步烈身后传来,只见一个青年走了出来,看向古烨等人的眼中充满了怨毒,此人正是先前逃逸的苏唐,此时他走到陆步烈面前,恭敬的行了一礼。

陆步烈听到刚才苏唐所说的话之后,也是面露喜色,当即问道:“免礼,刚才你说什么?可否重新说一遍。”

苏唐站起,然后扭头看向古烨,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没有想到吧!

“那个人根本就不是青木庄园的人,不过是半路上救了苏墨涵的人,你们被他骗了。”

陆步烈面上大喜,当即邪笑的看着陈凝如,他现在倒是要看看,你陈凝如如何保住苏啸。

陈凝如脸上也是露出一丝疑惑,然后转身问道:“你真的是青木庄园的随行人员吗?”

古烨疑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道:“我并不是青木庄园的随行人员。”

闻言,陈凝如也是露出一丝不悦,然后看向苏墨涵道:“你是在欺骗我吗?”

苏墨涵看了古烨一眼,然后道:“他的确不是青木庄园的随行人员,但是…”

古烨站出来道:“还是我来说吧!我的确不是青木庄园的随行人员,但是我没有说过我不是青木庄园的人吧!”

说着,他便是转身看向苏唐,淡然一笑道:“我可是青木庄园的庄主。”

听到这个消息,陈凝如也是惊讶的多看了古烨一眼,打量着后者,此人是青木庄园的庄主?可是也太年轻了吧!

那陆步烈的眼中充满了嘲讽,他嘴角勾起,然后哈哈大笑道:“小子,就算是想装样子也不用说自己是青木庄园的庄主吧!真的是可笑,你如果是青木庄园的庄主,我还是圣武帝国的皇帝呢!”

那陈凝如也是有些怀疑,拉过苏墨涵侧耳说道:“你这个朋友不会是脑子有问题吧!就算他不是青木庄园的人,也装一装吧!装青木庄园庄主干什么?这不是找抽吗?”

他们虽然说话很小声,但还是进入了古烨的耳朵,嘴角一抽,你好歹也听一下我的话吧!这样说你真的好吗?更何况自己真的是青木庄园的庄主啊!虽然不知道现在青木庄园发展到了什么规模,但是自己真是货真价实的庄主啊!

为什么你们不相信呢?

苏祈也是站在那里,眼神中充满了轻蔑之色,这个傻子,竟然装作是青木庄园的庄主,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

他的身后可以由有着陆步烈做靠山,你苏啸今日就算进入苏家那又如何,还不是任我掉配,你终究只有跪地的命。

古烨上前几步,冲着苏啸点了点头,然后直视着陆步烈道:“你说你是圣武帝国的皇帝,真的是笑话。虽然我第一次来圣武帝国,但是我知道,任何帝国都不会任由他人篡夺皇位,难道你这是想…”

古烨没有将最后几个字明说出来,但是结合上几句,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古烨预指的是什么。

陆步烈脸色涨红,没想到这个古烨居然如此巧言善辩。

“倒是一个伶牙俐齿的年轻人。”陆步烈轻蔑一笑道。

古烨也是淡然一笑,然后视线转向苏祈,道:“你说是你谈成的这个合约,那么你见过青木庄主吗?”

苏祈咬了咬牙,幸好在之前苏唐已经告诉了他交谈的一些消息,苏墨涵根本没有见到过青木庄主,于是道:“当然没有,青木庄主那么大的人物,怎么会亲自接见我这个小人物。”

闻言,古烨脸上笑意更浓烈了,道:“小人物,挺配的,既然你没有见到过青木庄主那么有为什么知道我不是呢!万一我是呢!”

苏祈脸色涨红,被古烨逼的无话可说,只能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陆步烈瞪了苏祈一眼,真的是一个废物,被一个青年居然逼的如此慌张,他现在有些后悔立这个废物为家主了,简直是无用之才。

“年轻人,这里是苏家,容不得你撒野,苏默涵,如果你想要让你父亲回到苏家,就上前,给我将他抓住,或许你还可以成为下一代家主的候选之人。”陆步烈手指向古烨,然后笑着看向苏墨涵。

古烨也没有动弹,他倒是想要看看,苏墨涵会选择什么,不过他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因为苏墨涵已经立下了天道誓言。

“你休想。”苏墨涵没有说话,苏啸已经率先开口了,他怒视着陆步烈,直接开口骂道:“你休想,就算我不回苏家,我也不会让你抓古烨先生的。”

苏墨涵也是怒道:“虽然你贵为族老,但是容不得你污蔑我老大。”

听到苏墨涵和苏啸父子的称呼,陈凝如也是有些好奇,这个年轻人到底有什么值得他们如此力保的。她对这个年轻人倒是有些好奇了。

古烨闻言,也是笑了笑,道:“他没有见到我,是他没有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