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提人也可以

人气

姜冰啸一剑飞出,直奔胡胡他们而去,齐峥坤跳着脚吼道:“你听我说……”

王惊蛰直接把话接上了,他拱手说道:“玄门的兄弟,谢了,回头出去了我安排你们,咱先防守一波吧!”

“不是,你听我说啊!”齐峥坤急了。

姜冰啸冷笑道:“你们都要放手一搏了,还说啥啊?”

齐峥坤:“???”

被王惊蛰趁乱这么一搅合,人真是有点懵了,在姜冰啸他们看来,两边就是一伙的,不是一伙的你咋不拦着呢?

其实,胡胡和齐峥坤他们本来已经要动手了,但就是慢了一步,因为王惊蛰那一声胡哥,给他们叫懵了。

修道的人基本都是一根筋的,很少有人心眼多的跟莲藕似的,因为这些人大部分的心思都用在修行,修心和修性上了,脑袋有时碰到事可能就会慢那么半拍,而这一慢就给了王惊蛰一个胡搅蛮缠的机会。

这边刚乱起来,还没等人缓过劲来呢,更乱的一幕来了。

陈三岁脚步飞快的从忘川河边往灵门这边赶,他已经带上了诗远的魂魄让它上了自己的身,就想尽快脱离阴曹地府回到阳间然后借尸还魂。

但有个细节却是,忘川河中虽然有无数个亡魂厉灵,可都是在阴间备案了的,只要有一个出来,阴间那边马上就知晓了。

再一个就是,这么多人聚拢在一起,阳气是很重的,在充满了阴气的阴曹地府是很容易被官方察觉的,所以陈三岁赶来之时,镇守阴间的阴差和阴帅就察觉到了此处有异,便领着阴兵忽然赶至。

陈三岁!

本来一锅粥的局面,这下子更乱糟糟的了,有点群魔乱舞的意思了。

看见阴帅领兵前来,基本上所有人脸色全都阴了下来,这是他们最怕出现的一幕,如果被阴帅给困在阴间出不去,那可就全完了。

这么一来呢,倒是给王惊蛰和茅小草腾出时间来了,因为谁也不可能把枪口齐齐对向他俩了,得首先能保证自己能出去啊。

此时的状况是,茅小草带着彼岸花距离灵门关还有一段距离,身后是玄门三人,然后是和王惊蛰对峙的姜冰啸,陈小瑜和秋成子,旁边是刚赶过来的陈三岁,最后方是阴帅灵王和夜游,还有一队队的阴兵。

有点乱,需要捋一捋了。

灵王和夜游阴沉的目光盯着所有人,说道:“今日灵门开,阴间已经封了所有阴阳两界的通道,你们还能进得来,这就说明可能是有什么地方疏漏了,这个暂且算是阴间失职了,不过你们是不是得解释下,为什么要擅闯阴曹地府?既然能进的来,也敢进来的,就肯定知道这些规矩了,你们这是想扰乱阴阳两界不成?要是给不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就全都给我留在阴曹地府,等待判官询问吧!”

灵王一席话落下,不少人脸色大变,这个罪名他们可担待不起,阳间有阳间的秩序,阴曹地府也有阴间的规矩,不能随意破坏,哪怕就是张天师这种大人物也不会随意进出阴间的。

真要是被阴帅给扣下了,再想离开可难了,在阴间停留一段时间还行,时间一长谁也受不了这么浓重阴气的洗刷。

“抱歉了,阴帅大人,实在是事出有因……”姜冰啸先开口了,沉声说道:“本想来阴间求一朵彼岸花有大用,但没想到失手了!”

“你还算诚实”灵王冷笑道:“诚实也不行,触犯阴间条列就得应收阴间制裁,来人呢,把他们全都给我围起来,一个也不许走!”

“唰”一队队阴兵拿着武器上前,渐渐的把这些人全都给围拢了起来。

秋成子脸色有点白的问道:“怎么办?硬打出去?这么多阴帅和阴兵,我们恐怕……”

“打什么?得罪了阴帅你以后还想不想混了,等着自己死后进阴曹地府让他们给你穿小鞋么?”姜冰啸无语的呵斥了一句。

这也是为啥这么多人都不敢跟阴帅动手的原因,因为不管你打赢了还是打输了,其实到最后你都是输家,这个世上你可以避免得了任何事,但却没办法避免死亡,这时候你给阴帅整急眼了得罪狠了,那等你死后进了阴曹地府,那不是给自己找事呢么?

所以,基本上没人会蠢的去得罪阴间的阴差或者阴帅,毕竟没有多少人敢像多年前那位曾经仗剑闯地府的余秋阳那么跋扈,人家底子厚,压根就不怕得罪人。

姜冰啸犹豫不定片刻,从身上拿出一块玉牌展开后说道:“阴帅大人,我们是正一教门下,师祖乃天师……如果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不知阴帅能否给我们行个方便,离开阴间?”

姜冰啸手里的令牌中间有个大大的正字,那是天师教中弟子行走世间的身份象征,灵王见了后阴沉的脸色就缓下了一点。

阳间有很多大人物,还有像茅山,龙虎山和正一教这种传承过千年的道派底蕴都是相当深厚的,这些大派中出过不少惊天动地的人物比如茅山的三茅真君,正一张道陵等等,在阴曹地府的名声都非常响亮,甚至关系也都很好。

“正一教?”灵王皱眉问道。

姜冰啸连忙说道:“正是正一弟子,灵王大人不好意思,我们擅自闯入阴曹地府也是迫不得已,不过您能不能看在我们并未惹下多大祸事上,疏通一下?毕竟……”

姜冰啸看了眼手中拿着彼岸花的茅小草,说道:“毕竟我们也并未从阴间带走什么东西啊!”

茅小草暗骂了一声,卑鄙。

灵王和夜游低声嘀咕了几句,片刻后,夜游指着秋成子和姜冰啸还有陈小瑜,说道:“念在你们是正一弟子,又没有犯下什么大错,擅闯阴间这件事暂且作罢,但以后不可再犯了……”

姜冰啸顿时长吐了口气,放下了心,齐峥坤低声跟胡胡说道:“在阴间,提人也好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