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不否认,不承认

人气

“喝,好兄弟,哈哈哈……咱们走一个。”罗瀚搂着张孝杰,不断地和对方拼酒。

“谁怕谁啊?喝酒,我没怕过。”

张孝杰也是名利场出身的人,喝酒自然不在话下,而且平时徐浪是不跟他喝酒的,现在遇到了罗瀚,可不得好好地拼一回?

“咱们这么喝没意思,咱们白加红混合来一波?”罗瀚的胜负欲也起来了。

“你确定?这很容易醉的。我倒是无所谓,我单身一个,你可不是。”张孝杰笑着说道。

罗瀚拍了一下胸脯:“哼,我罗瀚顶天立地,事情都是我说了算。”

张孝杰朝着罗瀚的身后挥了挥手:“蓉姐,你来了。”

罗瀚一哆嗦,马上转身,苦着脸:“蓉儿,我刚才是胡说的……嗯?我擦,你骗我?”

“哎哟,是我看错了,我向你道歉,顶天立地的罗汉哥。”张孝杰故意跳了跳眉头。

罗瀚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是不是和徐浪混得太久了?”

“很快你就知道了,在灵界可跟人间不太一样。”张孝杰说道,“我不混成这样可不行。”

徐浪从活人墓走出来,坐在桌子上:“胖子,给我倒杯酒。”

“我擦,你这也太嚣张了吗?这里是乐园,我是客人,你是主人啊。不应该你给我倒酒吗?”罗瀚不满道。

徐浪指了指活人墓:“现在你的女朋友在活人墓休息,现在灵魂还算不错。再过些日子就可以用清茶面治疗了。你不应该感谢我?”

“这个倒是应该的。”罗瀚赶紧给徐浪倒了一杯酒。

徐浪点了点头,喝了一口酒。

罗瀚看着眼前的两个男子说道:“二位,我听说现在有什么老男孩组合和东海F4,还有什么深夜公主群。要不咱们三个也组个队?名字就叫……深夜小虎队?或者是TFBOYS?”

“罗汉啊。这组队可不是随随便便玩的。你得有点实力才行。”张孝杰拿出了榜一棍子,纵身一跃,跳到空地上面,耍了一道棍法,然后又很潇洒地回到座位上,“到你了,你展示一下你的实力,要不然怎么组队啊?”

罗汉嘴角不断地抽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后一声叹息:“我特么的,出去转了一圈,探了一次灵。回来就掉队了?”

“胖子,这件事我可以帮你,但也不能就这么帮你的。你要是想修炼的话,你得征求你们家鬼蓉的同意。而且,齐鲁鬼市底蕴深厚,或许有更多的功法供你挑选。”徐浪说道。

罗瀚直接搂着徐浪,说道:“兄弟,是不是兄弟?”

“当然了。”徐浪点了点头。

“既然是兄弟,那你总不能看着你的兄弟我上门吃软饭吧?”罗瀚正色道。

“吃软饭多好啊。我跟你说啊,当初徐浪差点就做了齐鲁的上门女婿……咳咳……”张孝杰察觉到徐浪的眼神,说到一半就不说了。

“胖子,你先去休息一下,功法的事情,我帮你问一问。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变得很牛叉。”徐浪一本正经地看着罗瀚。

“好兄弟,来,走一个。”

……

“老王八,你回来了?干什么去了?难道找个女乌龟配种去了?”徐浪看着东灵龟,一脸笑呵呵,直接无视了对方那不善的眼神。

“我刚从东海岛回来。”东灵龟改变了一下不善的眼神,说道,“听说,你有一个很先进的测谎仪?”

“嗯?你也在乎这个玩意?”徐浪很奇怪,“这不就是一个测谎仪吗?还用得着你亲自来?”

“你先跟我说,这玩意到底有没有。”东灵龟着急地说道。

徐浪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一开始我就是说个谎,坑一坑秦十三。没想到她相信了,后来大家都相信了……我都解释了很多次,也道歉了,说这就是个玩笑,可大家都不信我。”

“徐小子……”东灵龟说道,“现在大家可都很关注啊。就算没有,你得给我弄一个出来。”

“我说龟哥啊,既然没有的话,我上哪里给你弄啊?”徐浪苦笑道,“行了,到时候我用深夜乐园的账号,给大家发个公告,然后就说,测谎仪根本就没有。”

“你觉得,大家会相信你吗?”东灵龟说道,“你知不知道测谎仪可不仅仅是测谎仪啊。”

“额……什么意思?”徐浪有点懵,不过转眼一想,对啊,不就是一个测谎仪吗?大家都这么紧张干什么?

东灵龟说道:“人间的测谎仪有很多,而且算不上什么高端的技术。不过灵界的测谎仪就很厉害了,它可以检测到每一个鬼的灵魂状态。而且还是非常精确的那种。”

“原来所谓的测谎仪,是个医疗器械啊。”徐浪恍然大悟。

在灵界,貌似任何和灵魂扯上关系的东西,都会受到特别的关注,比如那清茶面,就引来了鬼墓、鬼坑、还有鬼俑她们。

“你现在知道,你闹出了多大的事了?”东灵龟没声好气地说道,“一直以来,这测谎仪都是秦川鬼市的垄断技术,现在你说你有,可不得闹出事来?”

“那,我弄个假的出来吧?又或者说……发个公告,就说测谎仪实验失败,研发遇到了巨大的阻力。”徐浪说道。

东灵龟看着徐浪,问道:“真的没有?”

“是真的没有啊。”徐浪无奈地说道。

“果然,鬼夫人说你应该没有。”东灵龟说道。

徐浪眉毛一跳:“鬼夫人?我记起来了,当时很多办事处的鬼使都来了,而鬼伯说他去找鬼夫人,可最后鬼夫人没来,反而是鬼妃来的。原来她早就知道了。”

“人家可以成为东海的掌权者,脑子比你厉害多了。”东灵龟说道,“既然测谎仪这件事是假的,那就随缘吧,你别否认,也别承认。”

……

徐浪泡在浴缸里,开始召唤系统:“我说系统啊,这测谎仪是人家秦川鬼市的顶尖科技,咱们就没有办法弄点出来?这个领域如果输了,那秦川鬼市岂不是看不起我们?”

系统没有反应,这种情况倒是不多见啊。以前系统不冒头,那因为他在做任务期间临时求助,系统懒得搭理他。可现在也不是做任务期间啊。

“咦?”徐浪愣了一下,他突然想起来,貌似现在还在任务期间,因为罗瀚的这个任务,系统还没有正式告诉他完成了。

“差点忘了啊。”徐浪着急忙活地从浴室走出来,也懒得管剑鬼是不是在暗处偷窥他。

穿上衣服之后,他来到了活人墓,找到了沈兰洁:“鬼蓉的情况怎么样啊?”

“情况很不错,随时都可以进行清茶面的治疗。”沈兰洁说道。

徐浪点了点头,说道:“对了,你对于测谎仪,了解多少?”

沈兰洁明显得愣了一下,说道:“这个,我没见过啊。”

“咳咳,我如果我跟你说,测谎仪是假的。你相信吗?”徐浪继续问道。

沈兰洁回想起当初徐浪捉弄秦十三的时候,她就在旁边看着,当时是真的被徐浪给骗了:“我……有点混乱。”

“唉……”徐浪长叹一声,“算了,我自己到处走一走。”

“徐浪,徐浪……你在这里啊?我刚想去你家找你。”张铁军从民俗村那边走过来,不断地挥着手。

……

东海鬼市,鬼羊村。

鬼羊村在鬼羊军军营的附近,这里居住的,都是鬼羊军的军属,是当年为了方便,在这里建立起来的一个随军村。

“我说邪羊,你这个当老大的,差了点啊,居然让你兄弟的家属们,住在这种地方?待遇太差了点吧?”徐浪眉头紧皱,有点不太满意。

“咳咳……军部的支出已经是一比很大的开销,而且军营很多,如果要做的话,整个东海的随军村都得……你懂的。”邪羊无奈地说道,“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有时候也会走私,而高层就算知道了,也当作不知道。”

“这么说来,督军委员会大搞反腐,那岂不是让你们生活不下去了?”徐浪眉头紧皱,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

“那倒没有。”

邪羊说道:“其实,我们内部是默认走私的规则,但是这些年来,走私的规模已经超出了东海可以接受的范围,并且,还出现了很多中饱私囊的情况。有些尾大不掉了,所以这个时候,就应该下狠刀子。”

徐浪听到这话,心里倒是轻松了一些。不过转眼一想,有点生气,说道:“你说,这个鬼豪是不是早就想下狠刀子,但碍于身份又不方便,所以把我当成这把狠刀子?”

邪羊尴尬地摸摸脑袋,说道:“我个人觉得,这不是鬼豪的想法。他的领地意识很强,不会主动让你入侵他的领地。这应该是当时高层会议的想法。”

“你们东海鬼市,但凡能混出头的,都不是好鬼。”徐浪叹了一口气。

“成年人只讲利益,只要小孩才讲好坏。”一直在旁边看图纸的张铁军开声说道,“徐浪,你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实力上去了,但心态还没变。”

“我骨子里就是一个郊区仔。”徐浪淡淡地说道,“哎呀……不过人生就是奇怪,这首富一家子,都在给我打工,你说奇怪不奇怪?”

张铁军刚想说什么,徐浪继续说道:“某位首富要努力了,按照目前的业绩考核,他是一家子里面最差的,就连儿子都比不上。”

“我……我……只要这个项目做好了,就可以迎头赶上,绝境翻盘。徐浪,你该不会故意阻挠我吧?”张铁军看着徐浪,脸色有点警惕。

“怎么会呢?你的这个计划,既可以赚钱,又可以大大滴增加深夜乐园的威望。”徐浪说道,“叔叔,好好努力啊。”

张铁军腰杆子一挺:“你放心好了,我就是房地产起家的。”